課程故事

無論有沒有錄影 都要做自己
 
外國語文學系-劉美君教授,無懼於截然不同的開放式課程型態,投入開放式課程期待可以讓更多人上到課,習慣於各類演講,沉浸在教學的過程中讓錄影繪聲繪影,並且積極開出各式各樣課程,例如:功能與法學、語法與構詞等等課程,讓無論是對語言學有興趣的高中生,乃至於想要一窺語言學精妙的研究生,都可以透過OCW學習。並且得益於美式教育,強調做個”Great Thinker”,讓學生從旁觀者轉變成參與者,讓學生更加熱情,化被動為主動,實踐翻轉教室的精隨於課堂之中。「我做的都是一個老師該做的。」所謂開放式課程,都只是教育者的本分之一。
 
同學的回饋是老師進步的最大原動力
 
從OCW得到各式各樣的回饋,例如:在美國工作十幾年的人為了工作需求而學習語言學、兩岸三地各大學生的回饋等等,為了讓更多的人可以了解語言學,考慮到弱勢族群而提出逐字稿的要求,這些都是希望有更多學生可以從中獲得更多。並且配合學生的積極性,在課堂中去改變配合時代的變化,即便學生風氣不如以外,依舊不放棄於每一個學生,採用自學的方式,讓學生在課堂中自學並討論出自己的心得,即便是興致缺缺的學生,也會不停地去點燃他們的熱情。這一切的一切,都是來自於各式各樣的回饋,讓劉教授能勇往直前,支持美式教育的在地化。
 
改變台灣從教育開始
 
「我們定義的好學生,是乖乖坐在下面。」劉教授認為,要改變這樣傳統的看法,只有從教育開始,這樣的影響不是只有考試、學歷,甚至到職場,學生失去自信走向未來,這樣怎麼做台灣的棟樑,撐起台灣的一片天?面對職場的態度,將承襲學生們二十年所學,要如何改變現狀,大學是最後一道分水嶺。劉教授希望OCW能保持住這股風氣,讓學生能找回失去的熱情,做一個教育的先鋒者,劉教授不畏懼時代的變化,精益求精、在教育的位置上做好教育這件事。
 
 
 
取自(交通大學開放式課程http://ocw.nctu.edu.tw  )
開放式課程的親身經歷 經驗回饋
 
電子工程學系-江蕙如教授,在一次因緣際會,偶然接觸了國外MIT的開放式課程,從此之後致力於交大開放式課程的拍攝,目前已有邏輯設計課程。「這些課程讓大家可以不用去上MIT也能一窺學術的殿堂。」江蕙如教授將一次經驗回饋給大眾,為了讓無論是不是在學的學生都能接觸大學的資源,提供了基礎的課程給所有人學習的機會。
 
教育背後學習的價值
 
在邏輯設計的課程之後,各式各樣的回饋絡繹不絕,對江蕙如教授而言,來自於各式各樣的人們給予的建議,正是她在開放式課程中得到的最大動力,例如:一些認真自學的高中生、一些為了轉行的工程師、一些考研究所來自他校的學生,甚至是對岸的大學生,各種意料之外的族群回饋,對她而言,這正是開放式課程背後的教育價值。「這是一種很特殊的企劃,對學習者很有幫助,但這對學校的人也很有幫助,這代表我們學校也開始回饋社會,畢竟教育不只是賺錢這樣的事情。」目前有越來越多學校發現了這一塊OCW的領域,正如江蕙如教授所期望的,台灣正朝向國外頂尖大學的方向邁進。
 
OCW的應用與突破
 
江教授將開放式課程應用至實體教室之中,在某些特定主題的課程,讓學生自行預習、上課討論,讓教學更加活化,不再是傳統的站樁式學習。未來,江蕙如教授希望統合相關主題的課程,做出一系列科普課程淺談專業,讓博大精深的專業科目也可以變得好懂有趣,好讓還在為未來徬徨的孩子有更多機會接觸到相關課程,讓他們擇其所愛、愛其所選。甚至未來還打算開演算法的相關課程,讓電資完整結合,即便是非相關背景的人也可以理解,不再一頭霧水。
 
 
 
取自(交通大學開放式課程http://ocw.nctu.edu.tw  )
相同課程 全新體驗 教材的精益求精
 
電子物理學系-陳振芳教授,不單單只是將既有教材重新拍攝至開放式課程上,同時對於實體教室上課內容的更新,讓學生同時享受到兩種角度的學術視野。「一邊是現成課本已有的東西,一邊是從無到有創造的東西,要是他們發現是一樣的東西一定會嚇一跳,對學生會幫助很大。」為了讓學生可以學到更多,陳振芳教授歷時兩三年想出一套截然不同的電子學課程,讓學生在課外時可以上正規的電子學課程;課堂上可以學到另外一套全新的電子學,好讓學生不放棄課堂的機會。
 
老師再進化 深度理解教材
 
得益於以前的電磁學教授,陳振芳教授主張無筆記授課,讓思考不受限制,幫助學生找出癥結。「一個年輕的老師教了兩三年,跟一堂課教了二十幾年真的不一樣,他們可能還不知道學生需要什麼,不知道學生有些地方就是會犯錯。」他認為比起一步步照本宣科,老師應該做的則是找出會出乎學生預料的錯誤,而且比起流行的翻轉教室,他更重視學生基礎素質提升,這樣才有機會翻轉,甚至想藉此方式提升研究所的教學,可以讓研究所的學生多元思考。
 
教育價值永流傳
 
陳振芳教授希望可以將這些課程都好好保存,不僅僅是開放式課程,還有教材的數位化保存,將電子學的圖逐步推演的過程以動畫紀錄,而不單單只是PPT的單格式的圖片。「其實老師可以學一點補習班的方法,他們為學生想怎麼樣才能記住東西,他就是要幫學生做這些事情,但大學的老師都在想學生就是要自己學。」讓大學的教育融入補習班式的思考,為學生思考怎麼學習,而不僅僅是要求學生思考,這是他對大學教育的期許,也同時是台灣教育可以思考的另一片天
 
 
取自(交通大學開放式課程http://ocw.nctu.edu.tw  )
教師的天職OCW開放式課程
 
資訊工程學系-曹孝櫟教授,無視於攝影機前的拘束、不自在,排除萬難拍攝嵌入式系統設計概論與實作的課程。「做OCW是一個老師的天職,後續是你應該克服的,那些問題不應該成為阻擋的理由。」秉持著讓更多人聽見自己授課的教師魂,克服緊張、跟說笑話的習慣,並推廣課前預習的觀念,希望學生可以在課前先將網路上的課程看過一次,將開放式課程的精髓發揚光大。
 
瑞士經驗再複製
 
由於一次曹教授與自己兒子在瑞士的經驗,發現國外教育重視學生的求知慾培養,不單單只是片面的無壓力,而是配置各項性向、興趣、及特教老師來觀察學生的活動,好讓孩子能尋找自己未來的方向。而曹教授鑑於這樣的經驗,志於打破台灣填鴨教育的陋習,希望大家在想學習的時候學習,而不再強迫餵食學生各項知識,讓學生失去學習的胃口。推廣翻轉教室,希望學生可以課前預習來課堂上與老師討論,咀嚼自己所學,學習國外學生的主動與熱誠,不再為了學歷、分數學習,深愛自己所學。
 
教師與學生的交互進步
 
你只有講出自己會的東西,面對這件事,才可以進步。」不只是從國家間的比較看見自己與別人的差別,曹教授認為,老師從拍攝OCW的過程中,也能去反思自己的教育,只有拍過OCW、看過OCW,你才能知道自己的不足,面對缺點、改進缺點,曹教授希望不僅僅是學生透過OCW進步,也希望老師們都能在教育這條路上與學生相互進步,這才是OCW可貴之處。
 
 
 
取自(交通大學開放式課程http://ocw.nctu.edu.tw  )
在大家心目中的老師是什麼樣子的呢?是無所不能?還是……孜孜不倦的呢?
我想對一個新手老師來說,都是無趣的吧。
 
一開始我用的都是些PPT跟現成的多媒體教材,清楚是清楚卻像是在念高級板書,標準化流程快速卻無趣,一開始還聽得懂,到最後呢,聽不懂就算了,互相都沒什麼熱情
 
作學生的,倒是還好,但我卻不得不在意,在辦公室死命的自學,能做的也就是努力,自己也稱不上天賦異稟,甚至還不得要領。即便如此,但上課無趣還是鐵錚錚的事實。不過自從知道交大OCW陳老師的電子學,提到那些曲線是怎麼一步步被推導、證明,就算依樣畫葫蘆,上課變得有趣多了。感覺得到學生不再是那麼死氣沉沉,互動也更多了,這真的是對老師們很大的鼓勵。
 
陳老師目前只出到了電子學二,還沒有三,希望陳老師也可以繼續點燃大家的熱情,完成整套教學的視頻。
 
 
 
取自(交通大學開放式課程http://ocw.nctu.edu.tw  )
學測結束後就不知道要做些什麼了,像是馬拉松後的喘息,本來緊繃的神經倏忽的放鬆了起來,一部分的人開始了無所事事的生活,有人請假出了國,有人陷入了日夜顛倒的糜爛生活,原來學生失去了考試,並不是美好的未來,而是這樣的貧乏無味,明明應該是最青春年華的階段才是。
 
 
 
老師也彷彿預料到這樣的結果,想必是反反覆覆地出現在一屆又一屆的考後症候群,他丟出了一個OCW交大開放式課程的網址給我們參考,上面有微積分、物理以及各式各樣的課程,給我們作打發時間的另外一種選擇,相信某天一個心血來潮,我們會選一條不一樣的路。
 
 
 
事實上也是如此,也許那天是心情很好,我回到家突然想起了還有這樣的可能,心血來潮的點開網站發現能夠下載還附帶作業,滿完整的,加上討論區可以討論(即便我害羞地從來都沒有發問),讓我興致勃勃的開始了先修課程。
 
 
 
至今物理跟微積分的課程聽了80%左右,因為現階段還沒有考試的壓力,學習成了一個還算愉快的過程,而且一想到這樣升上大學可以輕鬆許多,就更讓人精神抖擻。突然我意識到,電腦不是只能翻翻PTT看看臉書,我們知道可以靠網路學習,但從來不知道有那麼多的資源。
 
 
 
我滿感謝交大OCW,提供這些課程並發揚光大在高中端給學測結束後的同學一個機會,但也許在網站穩定度方面可以更加的改善。
 
 
 
 
取自(交通大學開放式課程http://ocw.nctu.edu.tw  )
我曾經非常羨慕那些有偏頗才能的人們,那些天賦像是純粹的藍令人炫目。如果你就是樸樸實實的度過一生那也罷,但如果是有點小聰明的人,就會從中看見遙不可及的夢,像極了井蛙,不可語於海者而知空深。說到底,那是童年裡一個無涯的天才夢,我們看不見他們蛀滿蝨子的生命,只顧著鼓譟、羨慕與忌妒。
 
現在早已不是那樣的年紀了,紛擾的情緒都成了過去式,偶爾混雜在一部分的嘆息中。當時的小天才,可能凋零,也可能成為一片盛開的風景,除了他們,大部分的人耕耘著自己,有人選擇在一條路上盡量地逼近他們,有些人選擇在多條路上遍地開花,處處都有心得。我是後者,我不討厭大部分的學科,也沒有特別擅長或不擅長,要說梧鼠技窮也好,說博學多聞也罷,皆屬於部分事實,無法否認。但那又怎麼樣?鼯鼠有鼯鼠的生活方式。
 
於是偶爾我會慶幸生在這樣的時代,資訊爆炸讓知識垂手可得,在巨人的肩膀上我毋須過度專精,就能貪心的咀嚼各式各樣的學科,而不必消耗太多在資訊成本上,也不會造成障礙。傳說大腦可以收藏不只一套的大英百科全書,我給自己一個期待,起碼大學期間,我能雙主修文科與工科,算是圓了自己一個不甘心的夢,或許我不是哪方面的「專家」但不做任何一方的「笨蛋」。很貪心吧?求知慾本該就是貪婪中最無厭的,我是這麼想的,各種慾望都可以有諸多限制,只有求知沒有,人都是漫漫沙漠中的駝客,向著更深處未知探索。
 
交大開放式課程給了一個很好的機會,讓我可以先自修、預習,在未來的某一天,如果我雙主修了,這會是最好的起跑點,說到底,人生從來就不是公平的?更何況預先付出的努力呢?
 
 
 
取自(交通大學開放式課程http://ocw.nctu.edu.tw  )

曾經的我,雖然念了資訊科技相關科系,卻不滿足於現況,試圖想要深入程式設計,但程式設計博大精深,書本太多、資料太雜,怎麼樣都不得其門而入。

「這樣半吊子的學習,以後的我可以做些什麼呢?」

有時候會不禁這麼擔憂著。

不過這就是偶然吧,同學們口耳相傳的交大開放式課程不經意間的傳進我耳裡,無論是惡補死當邊緣、或是自我進修,良好評價在學生們之間傳開。於是我抱著不妨一試的心態,上了網站尋找程式設計的相關課程,第一個映入我眼簾的就是彭文智教授的「資料結構」,接著我開始按照網頁上附的進度、作業與講義,開始一步步的聽課。

現在回頭想想,一切的改變就是從那時候開始吧。如果沒有這樣嚴謹的授課過程,而是像市面上那些書籍那樣囫圇吞棗,那我始終都會是無頭蒼蠅,放棄自己的好奇。交大開放式課程不吝於知識的傳播,撒下教育的種子,載著我們心中的那份好奇,成長茁壯。這些都是未來我們進步的原動力,感謝貴校的開放式課程,給了我自己這樣的機會,也同時給每個抱持好奇的學生,一次同樣的機會。

 

取自(交通大學開放式課程http://ocw.nctu.edu.tw  )

第一次後悔自己大學四年沒有好好念書。
也許我就像老師您口中所謂的Z-高阻抗學生,根本就是非導體,像棵木頭一樣。
但即便像我這樣的學生…….

「因為負責這件事的人過勞死了,只能交給你了,我們真的找不到其他人選了,拜託你了!」

諸如此類的吧,我就接下了前輩的「遺作」。

這次臨危受命的是展頻PLL電路的設計,雖然用Matlab跟Simulink這兩個程式搭配設計出了一個樣本,但是公司在後續舊有方法是用電路設計輔助軟體HSPICE來模擬,光是在從中取捨數值,然後模擬一次就要好幾天,簡言之,就是「來不及」。當時真的是一個頭兩個大,如果再這樣下去,還沒調整好電路就要交件製造了。

 

但上帝為你關上了一扇門,必會為你開啟一扇窗,是吧?現在才來後悔為什麼當初沒有一心向學根本是浪費時間,我回到原點,上母校的開放式課程,發現了吳老師您教的控制系統,透過老師的課程,我擁有了嶄新的視野,讓我可以用不同角度分析電路,比起舊方法,我改用Simulink這個程式重新設計。結果老師您知道嗎?我一周可以模擬一千多次,最後還成為公司有史以來PLL誤差最小的一次。

 

真的很感謝老師在開放式課程上給予我們這群已經脫離學生的人一次機會,經過這件事,讓我在工作上得到了很大的成就感,雖然只有在螢幕裡看過老師,但我由衷的感激您。

 

謝謝

 

取自(交通大學開放式課程http://ocw.nctu.edu.tw  )

我是電工98的畢業生童俊超,雖然在交大的四年沒有機會上您的課程。現在工作之後幫助 我最大的是老師放在交大OCW的控制系統!還有老師的DSP課程!

目前主要做Class-G放大器,Oversampling ADC DAC,PLL等等類比電路,所有的電路- 都是Loop,有了老師的控制系統讓我能從不同的角度分析電路~去年公司有一位前輩過勞死,很意外的接下一個展頻PLL電路。臨危受命,我用Matlab –Simulink做了一個展頻PLL的Model,後續的Hspice模擬就只是把所有的電路Block設計到跟Model一樣!這中間花最多時間的就是在取捨PLL這個Loop的BW,PM等等參數!並且用Simulink可以快速驗證!一個禮拜可以疊代一千多次以上!相較於公司舊有的做法跑一次Hspice模擬要看到電路特性快則1~3天 慢則一個禮拜起跳!往往還沒調整到最佳的點,IC就要Tape Out了。最後我的電路Tape Out回來!量到了公司PLL有史以來最小的Jitter。用老師教的Sense在這次電路時做中得到很大的成就感!

雖然跟老師未曾謀面!但打從心底 敬佩 感謝 老師!

 

取自(交通大學開放式課程http://ocw.nctu.edu.tw  )

《上一頁》《下一頁》

取自(交通大學開放式課程http://ocw.nctu.edu.tw  )